正永資訊
  行業動態
  綜合要聞
  資料庫
  報考資訊
 
 聯系電話:
  0371-65793182
 公司地址:
  鄭州市經三路北26號思達大廈(經三路紅專路口)14層
 
  當前位置:新聞信息-劉元春:2015年宏觀經濟面臨六大挑戰
劉元春:2015年宏觀經濟面臨六大挑戰  2014-12-1
劉元春:各位嘉賓,各位老師,各位同學。下面由我代表課題組給大家匯報,我們對于2014年和2015年整個經濟形勢的展望。
  我的報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我們對于2014年進行全面總結,特別是到底我們2014年這種“新常態”怎么表現,它的內在的邏輯是什么,之所以要對2014年進行全面總結,就是要梳理出當前宏觀經濟的內在的性質和邏輯,對我們下一步發展的脈絡捋清楚。第二部分就是對于2015年“新常態”攻堅期,它所面臨的挑戰和變異點到底是什么,以及我們在不同情況下做出的預測到底怎么樣。
  首先我們看看2014年的表現。我們可以通過這個簡單的預測圖表,大致看到今年的狀況,一個是GDP增速7.4%,CPI預測在2.2%,同時預測城鎮新增就業是超過1400萬,固定投資的增速在15.9%,社會零售總額12.0%,出口增速5.6,進口增速1.5%。我們大致可以看到今年宏觀經濟的一些基本表現。這個表現我們可以通過幾個方面進行簡單的說明。
  第一,我們認為GDP持續回落,并且呈現出一個前低,中穩,后緩的季度波動模式。這種模式跟我們在2010年,2011年,2012年的季度波動模式完全不一樣,因為以往基本上是前低后高,但是今年我們會發現,四季度即使在微刺激常態作物下,依然沒有出現明顯反彈,這是今年很大的特點。
  第二,CPI總體平穩,從累計增速來看,從2.2%到2.5基本平穩,如果從當月同比來看,它從4月份,特別是二季度以后,CPI總體下行的壓力是比較大的。CPI雖然總體是平穩的,但是內涵的下行壓力還是有的,所以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當我們在九月份的時候,CPI跌破2%,進入到1時代的時候,大家又擔憂一件事情,中國是不是面臨通縮壓力加劇的問題?;醣藝呤遣皇怯Ω糜興髡?,剛才校長給我們已經談到,昨天下午央行已經進行降息,跟這個有沒有關系呢,特別是跟下一步CPI的走勢有沒有關聯。
  第三,投資增速出現持續下滑。下滑的核心是房地產,制造業,以及一些原材料行業。這三大行業進行下滑的同時,我們同時還看到建筑行業,批發零售,交通水利,特別是與基礎設施相關聯的,還是保持持續上揚的態勢。也就是說目前看到的總體投資增速下滑,但是行業分化較明顯,但明顯的核心原因,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我們的微刺激政策密切相關,特別是三季度,四季度這兩個月,我們發改委密集型的審批了幾十個項目,規模高達好幾千億的刺激,應該說我們在年底整個投資增速,我們預測的投資增速后面會相對穩定,原因就是跟刺激有關聯。
  同時,我們還會看到二產、三產投資增速都下降,但三產下降幅度更大一些,后面我們會專門談到。
  另外大家很少關注的就是改進和擴建下降較猛,但是新建的下降幅度很大,目前狀況不是太糟糕,但是前期很多種西部預計要做一期二期三期工程之后,發現做了一期之后,二期三期緊跟的力量很匱乏。
  第四,我們會發現消費增速回落,較去年出現回落,今年閱讀數據是相對平穩,總體還是平穩。
  第五,進出口增速出現低迷狀態,但出口是呈現是前低后高的變化形勢,而進口是持續低迷,表明國內整個需求的確比較低迷。
  同時,貿易順差估計到3500多億美元,比去年增長非常明顯,所以今年的經濟增長從測算來看,我們的外需起到穩定作用的很重要的原因。同時,我們也會看到,今年城鎮新增就業超預期,我們估計全年會超過1400萬。當然,很重要的,去年是1310萬,今年一到九月份已經超過了1000萬,這是大家沒有想到的。同時我們看到貨幣供應響度適度,但是社會融資總量去年是17.3萬億,今年預計是在16萬多億,比去年總體回落大約1萬億左右的規模,這也是今年大家沒有想到的一件事。
  還有財政收入與企業利潤出現回落,特別是目前財政增速回落到8.2%,這讓很多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很吃力的事情。與此同時,還會看到這兩年整體的居民收入相對比較平穩,但大家會看到,比較2012年還是下降的,這是我們看到的對于2014年整個的預測所做出的最簡單的描述。這個描述跟我們統計局的描述應該差不多,但是我們要真正認識2014年到底中國經濟有什么樣的特點,它的運行的內在邏輯有什么樣的變化,我們需要從下面來看,也就是說我們需要認識到2014年是“新常態”持續進展的一年,因此我們會發現“新常態”的4大典型特征依然在持續。
  典型特征1:在GDP增速逐季回落過程中,價格總水平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這五年內GDP從12.1%一直回落到目前的7.4%,回落幅度很大,CPI從2010年一季度的2.2%到現在的2.2%,因此GDP持續回落,但是CPI為什么不動,我們從理論上,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我們認為中國經濟下滑不僅來源于需求的疲軟,同時也來源于增長的基本面和潛在的增長能力的下滑,潛在GDP增速的下滑是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的核心原因之一。為什么潛在增速下滑,一般歸納為四方面,一是改革紅利的消失,1TFP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90年代35%的貢獻率逐步回落到2008到2014年的負1.2%。2,新權貴階層的出現和改革步入深水區。二是全球化紅利耗竭,1,貿易順差占GDP比重從06年7.6恩%的最高值逐步回落到2014年的1.8%。2,出口增速從2010年的30.5%回落到2014年的5.6%,進口增速從2010年的38.7%,回落到2014年的1.3%。工業化紅利遞減。1,08年第三產業占GDP比重超過工業占GDP比重。2,2013年第三產業占比超過第二產業占比,3,2014年第一產業占比僅為9.2%這標志著中國經濟已經開始從工業化社會向后工業化社會整體邁進。人口紅利逆轉,1,16到65歲達到10.1億頂點,其中16到60歲勞動年齡人口于2012年達到頂點9.22億。2,人口撫養比于2011年達到31.17%的最低點。同時我們看到全厚化紅利參數的變化,這幾年是急劇的下滑,當然工業化紅利是大拐點期。人口紅利,儲蓄率達到48.31,人口總量,特別是經濟人口總量已經達到最高點,更重要的就是人口撫養比,最低點已經顯現,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個特征。
  典型特征2,在GDP增速與工業增加值持續回落的同時,就業狀況卻保持較好的良好態勢。大家可以看到這是GDP增速回落很猛,但是就業這五年是持續上揚的,這也是大家迷惑不解的,也是在過去幾十年里沒有出現的現象。這種現象產生的原因,第一每增長一個單位的我存在面是不一樣的,我們預計2014年GDP總量接近62萬億,它增加1%就是六千多億,但是07年增長1%只有2600多億,所以就業總量也會增加。同時我們看到目前的大轉型,工業項服務也進行專業,生產服務業向消費服務業轉移,這里面的彈性差異也會導致在結構大調整中,對勞動力的吸納能力有所提升。所以我們會看到就業的狀況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典型特征3:7大類結構參數開始發生較大的變化,中國結構大調整的時代已開啟。這幾年發生結構實質性的變化,應該說是2013年到2014年,為什么這么講。1,需求結構持續發生重大調整,在資本形式貢獻率回落的同時,消費貢獻率保持穩定,內外需的結構開始向相對合理狀況邁進。2,國民經濟的總儲蓄與總消費的結構發生結構性大拐點變化,總消費開始穩定地超過總儲蓄率,估計未來會發生持續的變化,這意味著我們未來的投資驅動性的經濟增長模式,它的基礎已經發生根本性的轉變。3,貿易品與非貿易品,工業品與服務在內部需求結構調整和外部不平衡逆轉等因素的同時作用下,發生了明顯的景氣分化、相對價格調整和結構變化。服務價格持續在3%左右持續上漲,但是我們的出口商品價格指數,進口商品價格指數,從2012年開始持續為負,這個相對價格出現了持續兩年到三年的重大調整,而這就會導致景氣指數發生明顯的變化,所以非織造也的PMI無指數一直在55這個區間波動。4,劉易斯拐點的到來,不僅標志著中國總體勞動力供需發生變化,同時意味著勞動力就業于公子結構也必將發生重大調整。這幾年一個很重大的標志是什么,農民工的平均工資與大學生新就業的工資水平開始拉平,為什么發生這種變化,主要跟劉易斯拐點變化的到來有關系。5,金融機構在金融創新和監管套力等多重因素的推動下持續發生調整。我們的銀行貸款占比在08年是70.3,現在只有51.3,這個變化很大,大家都把存款搬家了,搬到委托貸款,信托貸款和其他一些理財產品上面了。6,區域結構也發生十分快速的變化,無論是消費、投資、出口以及GDP的重心都向中西部漂移,西部很多省份還保持兩位數。出口也是東中西部很低迷,但是西部的省份還保持高昂的態勢。投資也是如此,消費也是如此,所以這里面有重大的結構的分化。7,在低端就業階層工資增速持續上升的作用下,受分配的結構優所改善,農民工的工資在上漲,低端就業市場的工資在上漲,導致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這兩年開始上翹了,已經避免了持續下滑的態勢。
  典型特別4:前期刺激政策性政策的后遺癥十分嚴重,2008年到2010年期間大規模的救助和非常規政策使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從出口投資驅動的模式,轉向了信貸投資驅動模式,這導致中國宏觀經濟的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將一直面臨流動性泛濫,債務高筑、經濟泡沫化,產能過剩大幅度上揚等問題的困擾,經濟系統性風險難以在短期化解。我們發現投資占GDP和各項貸款占GDP持續上揚,按照我們這個測算,目前各項貸款已經到了1.3倍這樣的趨勢了,同時我們會看到,目前的流動性M2/GDP,2014年年底會達到兩倍多。另外我們會看到國家的總債務率,企業的債務率,從08年153%一直上揚到2014年的242%,明年估計會達到252%,企業債務率從96%會上揚到今年的169%,明年估計在179%,這是我們很頭疼的。也就是說這幾年我們在不斷地加杠桿,我們債務在持續上揚,目前大家對于昨天的降息覺得是超預期,如果這樣的參數還持續上報這個問題很頭疼。當然,現在也有人講,我們中國要有東亞模式,參照點是日本,因為日本政府政府債務率已經達到了250%多了,所以我們國家的總體債務率才達到250%多,我們還可以搞高點,這是值得討論。比如242%這樣一個債務率,意味著我們總體債務率在140萬億的規模,如果債務的成本在6%到7%的水平,我們整體每年中國還利息就要還10萬億左右。我們發現另外一個參數,就是社會融資中用于存量債務付息的比例最近已經達到了40%,很多人在說錢到哪了,40%用來還錢,真正用于生產的錢就少了。所以我們講,中國經濟資金的三大黑洞,第一個房地產,第二個地方投融資平臺,第三個國有企業,這幾個都在倒,最后演變出我們的大量的錢在銀行里面打轉,這里面我們就會看到這樣的狀況。同時,我們還會看到,各類杠桿倍數持續上升,泡沫化趨勢沒有得到緩和。投資的杠桿倍數也擴展到五倍以上,這也是很頭痛的一件事。
  這是我們看到GDP的四大特征,GDP回落但CPI穩定。第二特征GDP回落就業還不錯,第三特征,結構參數發生重大變異,第四就是后遺癥很嚴重,系統性風險很高。這是我們經常總結的四大特征。2014年除了這四大特征,還有沒有新的東西,我們認為有四新因素,
  新因素1,與前幾年經濟持續下滑相比,2014年房地產市場的周期性逆轉是經濟下滑的新因素,未來幾年,我們的庫存已經超過了歷史最高點,目前房地產的問題已經成為了宏觀經濟加速下滑的核心因素,這是跟往年不一樣。去年這個時候房地產還蒸蒸日上,這是新因素之一。
  新因素2,大改革在三中全會和四中全會的推動下全面拉開序幕,雖然經濟領域的改革還沒有全面展開,但是以反腐倡廉,四風整頓,群眾路線,以及黨建體系的重構為核心的改革已對傳統資源配置的政治經濟運行模式和鄭商環境帶來了巨大的震動無。這雖然在短期加劇了宏觀經濟下行的力量,但卻是中國經濟擺脫“新常態”的新因素。我們發現今年一個很大的特點,從2012年以后,地方政府不爭氣,跟不上,因為資金日益緊張,考核體系調整以及反腐等因素,地方政府開始改變過去30年來的投資饑渴癥的政治經濟運行體系,現在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是沒有事,這是我們要關注的。2,八項規定和四風整頓對于高檔餐飲和奢侈消費的沖擊持續發生左右。這是我們金銀珠寶持續消費低迷,還有餐飲銷售的下滑,3,地方政府的“唯GDP主義”開始改變,各地往GDP數據終注水的現象開始得到部分遏制。今年地方加起來比中央撥的數據還要多五六萬億的規模,但畢竟往里面摻水的現象有所收斂了,原來是無所顧忌的,現在也得看一看靠不靠譜。
  新因素3,政府一直漲到的去杠桿,在2014年開始步入導師制性階段,初見成效。各種金融杠桿的回落將成為未來“新常態”的新內容。1)由于加強信托產品和委托貸款等業務的監管,導致表外融資產品回落。2)窄執行融資和股權融資之比出現回落,我們中國去杠桿很重要就是少發債券,少貸款,多發股票,股票是增加分母的,發債是增加分子的,發股票經濟低迷把你套牢了你也跑不掉,發債就要煩了。3)由于受到資金對實體經濟滲透性的下降,房地產投資杠桿倍數有所緩和,不像原來那么瘋狂了。
  新因素4:“微刺激”雖然常態華,單證冊效果卻出現強勁遞減的跡象。與此同時,“定向寬松”的政策效應也并不明顯。大家會看到這是第一輪的刺激,一刺激彈起來了,但是這一輪也就彈了一下,八月份一下跌到六點多,工業增加值因素,目前四季度壓力還是很大的。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們的基建投資修的路越來越遠,跟我們日常的關聯度是逐漸下降的。同時定向寬松的效果不明顯,我們對三農貸款,小微貸款,今年三季度同比出現較大幅度的負增長,不像原來很多講的,加強對于這些地方的流動性,好像大家就會給他貸款了。不對,因為經濟低迷的時候,三農和小微企業經營狀況會更糟糕。同時短期利率回落,但貸款利率和融資成本沒有下降。新政不管用了,老招不管用,最后用降息這樣的招數。昨天的降息是怎么樣,不對稱的降息,貸款利率下降40個基點。我們看到2014年總體相對低迷,“新常態”在持續,但是出現了四大新因素。
  2015年會怎么樣呢,我們認為2015年會使中國經濟步入新階段,我們認為它是重要經濟“新常態”的攻堅期,很艱難,很關鍵,很重要,同時也是我們下一個階段經濟增長構建的一個核心點。我們發現2014年的邏輯將延伸,第一就是四大“新常態”的典型特征會延續,1GDP增速回落,但CPI總體平穩。第二就是GDP下滑,但新增就業還可以。第三就是結構性參數持續變化,第四個后遺癥不能馬上解決,系統性風險依然偏高。
  大家可以看到,這是預測的數據,大致和“新常態”的延續的特征差不多。同時我們還會看到4大因素還會持續乏力,并可能上新臺階。第一,2015年所進行的經濟體制改革將是2014年難以比擬的,以財稅體制改革,金融改革,國有企業改革為核心內容的經濟體制改革將成為2015年按照改革領導小組規定的時間表全面展開,這將對傳統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行模式帶來實質性的重構和深化。2015年到2017年本屆政府結束以前,重大的調整必須到位,明年是大改革,特別是經濟大改革全面拉開的一年,今年只是一個大改革序幕的拉開。因此我們發現這對我們的經濟運行模式會有很大的調整。
  第二,房地產政策常態化之后的調整幅度可能要大于2014年,對投資和消費的沖擊力度也要大于2014年。
  第三,工業低迷和制造業簫條的持續產生的負面效應可能會大幅度擴散,第三產業的景氣狀況可能難以維持。
  第四,部分地方政府債務和部分企業的債務已經在2014年步入難以維系的臨界點,2015年部分企業的倒閉以及部分地方政府財務困局將成為必然。
  第五,GDP增速與就業之間的關系已經步入到一個變異區,隨著服務業,建筑業等行業景氣的下滑和部分企業全面步入污損點,現有的就業質量的惡化可能將轉化為規模性的失業。
  第六,宏觀調整政策空間依然存在,但與大改革和大調整之間的沖突,使宏觀經濟政策難以尋找難以兼容的新政策工具和傳導路徑。
  2015年很多參數有可能潮預期,大幅度的變化,我們見怪不怪,“新常態”提出就是變化是常態,轉型是常態,不變才是怪現象。
  明年到底有哪些挑戰,挑戰1,由于工業簫條的進一步火杖,流動性回收的持續以及去杠桿與去產能的全面實施,中國第三產業難以維持持續景氣的狀態,2015年第三產業疲軟很可能出現。原因第一是我們的需求上揚了,第二個是流動性沒有向工業領域滲透,鈔票發多了,發到房地產和金融業了,主要跟M2增速有關。另外,非織造也PMI指數在下行,第三產業增加值比第二產業降的還厲害,但是很多人認為我們第三產業還很景氣。這里面就有一些假象,大家會看到09年3月到2014年8月該指數的平均數據為56.5%,大大高于50恩%的枯榮線,這與我國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增速在過去5年出現夭折的下滑局面不相吻合,目前53.8% 的水平低于過去5年來的平均水平2.7個百分點,表明未來的景氣狀況將大大低于過去五年的平均水平。第三產業增速也將面臨持續回落。08年10月份是56.7%,11月份就掉到45.4%了,所以很有可能馬上就掉了,這是我們要關注的點。
  挑戰2,在持續價格下滑,成本上升以及去杠桿的作用下,部分企業的經營狀況將面臨突變的可能。我們從利潤率的角度看,目前工業企業利潤率5.92%,跟08年的時候還低,也就是說企業盈利能力比08年09年還要差的時候,如果折算持續下去可能的狀況就比較多了,這是我們要看到的。第二個目前的虧損面在提升。第三,如果考慮到企業的結構,相當數量的小微企業和地方國有企業將面臨全面經營困難,甚至倒閉的沖擊。都是靠政府補貼過日子了,下一步政府不補貼了,補貼不了了該倒的該倒了。我們把4的個行業一看,這個行業很猛這兩個行業是石油,煙草,酒與飲料等三大行業,其他行業的平均利潤整體下滑2個多百分點,不足4%。同時,我們開IMF對中國企業的負債股東權益比的調查,不同類型的企業,差異度非常大,比如我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房地產行業,10%的是上市公司,90%的是小房地產,小房地產一沖擊就不行了。比如紡織行業也是一樣的,30%的可能還湊合,70%基本上是不行的,就是說有可能最后一根稻草壓下去了。目前帶負壓條件下的違約率的測算,在這個25%的企業上揚的很厲害,這是我們要干住的。
  挑戰3,在債務率持續上揚,利率水平高舉部下以及國家收緊資金面等因素的作用下,借新還舊的信貸投資驅動模式,必然出現拐點,一些金融參數波動幅度的加劇,甚至局部區域風險出現變異將是常態。第一,自2014年以來中國眾多宏觀經濟參數依次連續發生變化,比如利率大幅度的變化,存款的大上大下,我們工業增加值的大波動,這些波動都說明經濟的穩定性,脆弱性在加劇。第二,借新還舊的債務投資驅動模式,在2015年的延續必將意味著局部債務違約的大幅度上揚。我們發現到2014年支付的利率,國家總體戰到GDP的17%,而企業所支付的利率占GDP的總量可能要接近12%,17%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我們明年GDP要達到10萬億美金,17%就是1.7萬億美金左右這樣的水平,這很頭疼。另外一個,地方政府今年4.6萬億,明年5.86萬億的本息付款規模,這個規模跟大。同時,導致明年的企業違約率也會上揚。個別產品今年年底和明年也是償債的高峰。因此借新還舊這種負債型的經濟可能到了頂點,必須做調整,不調整不行,這也是我們講的,對貨幣政策不能全面寬松的很重要的原因,因為中國目前這個杠桿率的變化很大。
  挑戰4,實業數據會發生一些變異。第一,求人倍率持續大于1的背后隱藏著兩個容易忽視的指標和信息,一是企業崗位需求數量近年來持續下降,二是到人才市場取求職的人數下降速度更快,我們崗位需求數量這幾年都在下降,為什么現在就業這么難呢,就是崗位越來越少。第二,各類PMI中的從業人員指數來看,就業需求也是持續萎縮的狀況,都是50%的枯榮現象。第三,由于統計數據質量的問題,就業質量并沒有得到很好反映。按照目前的統計口徑,中國就業質量可能達到一個歷史低點。很多人是創業就業,企業人力資源戰略的調整,還有地方政府的壓制。比如很多鋼鐵企業已經不行了,但地方政府說你不能倒,你不能解聘人,我給你補貼。第四,中國就業嚴重依賴于第三產業和建筑業,按照目前發展趨勢和研究,2015年這兩大行業都面臨較大回落的可能性。第五,很多企業可能在2015年面臨生存的壓力,部分企業的財務績效全面惡化可能導致其人力資源管理模式變異。比如大型企業只要低到7%左右,就業策略就會發生較大調整,小企業要跌到2%才會調整。明年整體的利潤率會有多少,如果明年的經濟增速在6.9%左右,我們的利潤率就是在5%左右,5%大家會看到,大企業很敏感,中型企業很敏感,小企業還能忍受,大家要知道這是平均數據,但對小企業可能就跌破2%了。
  挑戰5,在內外需疲軟的作用下,通縮壓力也可能全面上揚。我們一個慘痛的教訓,一個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的通縮,今年美菱出了一個報告說中國要步日本的后塵,會出現通縮的壓力,但是我們一定要看到,通縮的產生的后果,比我們通脹的狀況還要惡劣,這是我們一定要防止的。輸入性通縮,PPI簫條已經出現,明年的糧食價格要下降?;褂幸桓鼉褪悄殼按蠹一崢吹?,這些價格都在下降,石油價格,大宗商品價格指數都在下降,按照IMF預測也會預測到下行期。同時我們會看到,房地產價格在服務類價格州起到風向標的作用,房地產價格降了很多服務類的價格也會降,明年我們認為房地產價格下降已經是大概率。
  挑戰6,房地產調整雖然不存在崩潰性下滑的可能性,但局部區域和市場結構出現較為激烈的調整依然是大概率事件。我們發現目前盈利能力還不錯,同時資金到位率目前狀況還湊合,資金鏈也沒有到最困難的時候。另外就是居民的承受力還很強,債務率只有24%,還不錯。同時明年調整是必然的,原因第一個就是庫存太高,第二個就是不同類型的企業庫存差異較大,大企業去庫存很成功,但是中小企業去庫存不是很成功的。同時,目前的庫存按目前的消化,可能要消化兩年左右。同時,市場供求已經發生逆轉。目前的存量本身很高,居住面積,按照目前的測算應該是達到35平米左右,這個水平跟西班牙差不多,開始接近日本了,但是我們人均GDP比他們低很多。很多人講我們這么多存量在哪,很簡單,一查一個貪官幾十套房子是吧。所以在反腐倡廉和我們一系列的制度建設的擠壓下,我們可能要擠出大量的二手房。公司明年資金的狀況肯定還是很緊張,房地產企業必須做出調整。另外政府對房地產政策的態度發生了一些變化。所以我們認為調整是必然,特別是結構性調整,為什么結構性調整,這是大小地產公司的凈負債率,小的已經500%多了,大的和中的還不錯,特別是大地產沒事,挺得過來。從短期償付比率來看,大的是1.7倍多,入不敷出了,一天一的緊張。大的企業只有0.1%,資金沒有問題,中型企業過了很困難的點,所以明年是結構調整的點,小地產公司面臨很大的壓力。
  我們對于前面六大挑戰,很重要的一個,我們應對這些挑戰就有不同的政策,特別是在這些政策里面有不同的偏好,這個政策偏好是我們關注度很大一方面,我們認為明年最大的挑戰和不確定性,來自于政府在大改革,大調整,與穩增長之間的權衡。我們對這里面做了幾種假設。
  第一種假設,1,均衡趨向(即常態情形),假定政府在促改革,調結構與穩增長之間保持較為平均的權衡,一方面保持現有改革與結構調整的力度和速度;另一方面使微刺激拆臺化,以確保就業底線不被觸及。其參數的假設如下,1),財政侄子率為2.3%,2),M2增速保持在12.5%左右,社會融資總額增速保持在11.5%左右,3),人民幣(6.1249, 0.0014, 0.02%)匯率在加大波動中貶值1%左右。2,唯增長取向,房地產市場調整只出現清都周期性調整,政府為了保證增長速度,政府沒有進行推進較為激烈的改革,減緩了調結構的力度,并進行了更為款寬松的宏觀經濟政策。3,唯改革取向,房地產調整力度大于2014年,爭持堅持大破大立的思想,全面加大改革與調整的力度,強監管,加定向寬松,積極財政政策,的宏觀經濟政策定位進一步延續。在這樣的狀況中,我們預測到三種狀況,第一就是唯增長取向,明年的確保住了,各種參數還不錯。另外一個就是我們剛才談的均衡取向,我們認為明年7.2%,投資增速持續下滑,12.3%,今年15.9%,下滑的幅度3.6個百分點,也還是比較猛的。消費相對穩定,出口相對穩定,進口進一步回落,貨幣增速出現相對的回落,但我們會看到整個社會融資總量恢復性的增長。但是唯改革取向增速跌破7%,這里面可能導致投資進一步下滑,消費進一步下滑,唯一能穩住的是出口。
  我們如何評價這幾種方案,特別是通過我們的模型測算出來,到底這幾種方案哪種方案好一點呢。唯增長取向有幾個問題,第一債務率將進一步攀升,杠桿會出現反彈。第二是結構調整將出現明顯的放緩。第三個,最擔憂的就是房地產市場對它進行過度的支持,反而出現一種逆轉,這個故事是最糟糕的故事,為什么,因為如果房地產真正短期調整之后未來又上漲,中國將會以一個大泡沫的破滅,代替一個小泡沫的緩釋,帶來災難性的后果。第五個就是匯率調整過渡,導致資本波動較大?;褂芯褪譴砉殼按蟾母錆痛蟮髡惱鉸曰銎?。今年為大改革和大調整做的鋪墊,應該鋪墊的很不錯,但是如果我們在這上面,政策取向出現反轉,可能把這個戰略機遇期錯過。
  唯改革的方案到底怎么樣判斷,現在改革是很重要的核心目標,是不是因為改革我們不顧其他的,或者是在這樣一種保持目前的狀況下,我們是不是就很好。我們就要看看第一就業底線的判斷,我們會發現目前按我們的測算7.0,如果是三連平均的就業彈性是1524萬的新增就業,如果按五年的平均就業彈性是1335萬,這個就業狀況還不錯,也就是說明年7.0,保持在6.9,我們明年應該沒問題,這是一個測算。第二個,如果按絕對量的方法測算,國民經濟增速7.0,新增就業只有1200萬了,這個會不會有一定的疑慮。另外更重要的,因為企業的狀況不一樣,同時我們前面這幾種測算都是假定線性變化的,經濟增速變化彈性不變,這不對,實際上彈性是要變的,所以這里面很重要的一方面,如果經濟增速持續回落較大,特別是跌破7%,我們的利潤率在5%左右,很有可能很多的企業就業策略發生重大調整,這個調整就會導致失業的現象,就業彈性系數發生變異,因此我們就發現,明年6.9%的方案里,有可能會導致我們的就業目標觸及我們的底線管理。這從政治家的角度來講,我覺得是不好的方案,這是我們要考慮的。
  收入問題,明年6.9%對應的各個主體收入增速,明年財政的收入可能就在6%左右,居民的增速可能就在7%,這個數據是我們這些數據里最低的數據,所以改革還得靠財政買單,改革還得靠我們老百姓腰包里有錢才能支持它,因此太低的數據可能會導致民眾的收入下降太大。第二個導致地方政府財政的不可持續性,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壓力,這是我們講的唯改革取向。
  均衡取向,政策定位就是一方面保持現有改革與結構調整的力度和速度,另一方面使微刺激常態化,以確保就業底線不被觸及。GDP增速在7.1%到7.2%,就業沒有問題,另外一個7.2%的GDP增速,2.5%的CPI,12.5的M2增速,1%的匯率貶值作為目標進行調整宏觀經濟是比較恰當的。這也是我們為什么最后選擇對明年的經濟預測在7.2%這樣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眾多假設里,我們選擇了這種假設,因為我們認為這種參數是政府官員,政治家最容易接受的,也是貨幣當局最容易接受的。
  但是我們要注意幾個問題,第一,如何測算這些參數,這都是經濟學家事前要做的,很多事情都會發生變異,特別是在結構大調整的時候,潛在GDP增速是多少,就業和實業的閥值點是多少,中國企業規模性的債務?;閌嵌嗌?,這些問題的答案在目前結構大轉型和制度大改革期間都具有強烈的不確定性。因此我們只有在逐漸修正GDP增長目標的過程中,不斷試探和接近中國經濟增長的潛在增速和各種底線。因此,中國宏觀調控不能簡單地、大幅度地,線性地進行“教條市”的修正。GDP增速目標高于7%還是低于7%,這需要我們逐步試錯。
  第二,均衡取向在本質上不能等同于中庸取向,均衡取向的本質是在強調底線管理基礎上的改革取向,因此把握2015年大改革和大調整的攻堅期是我們的關鍵點。
  第三,改革取向在底線管理中下必須強調改革的邏輯,金融改革定位的時候,定向寬松的貨幣政策可以調整為適度寬松加強監管,降準這些措施應該要進行出臺的,適度的降息。同時在財稅體制改革進行中,積極的財政政策不僅可以更為積極,同時應當考慮中央政策的赤字政策,加上寬松的改革專項轉移,在企業債務約束強化的同時,必須提前工作資本市場的振興,強化債務向股權的轉化,以有效降低杠桿,才能實施全面的利率市場化。你要實施利率市場化利率就要跳起來,跳一個百分點,企業的利息成本一下就要增加五百億左右,這對它還是影響度比較大的方面。
  第四,房地產調整依然是均衡取向實施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提,做好房地產市場應對預案的同時,應相信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整體抗壓能力,防止房地產價格的反彈比防止房地產價格下滑更重要。很多人認為中國房地產抗壓能力很差,我不這么認為,因為中國目前龍頭企業的狀態都很好。
  第五,對世界經濟的關注也是一個點。所以我們得出了一系列的結論和政策建議。
  政策建議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于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一級預改革之間的配合,到底怎么配合,這個我們剛才已經說過一些。由于時間關系,我就不一一跟大家闡述我們對政策的理解了。
  我們的結論,我們認為2014年經濟相對低迷,“新常態”在持續,四大典型特征在持續,同時出現了四大新因素。2015年我們認為,它會延續2014年的邏輯,“新常態”的四大新因素,但面臨六大挑戰,政府會采用均衡取向的決策,在波動中取得讓大家相對滿意的結果。這是我們給大家做的研究結果。謝謝大家。

該信息被查閱 2473次 

Copy Right © by 河南正永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豫ICP備案號:豫ICP備11020265號-1 友情鏈接  
地址:鄭州市經三路北26號思達大廈(經三路紅專路口)14層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371-65793182  Sitemap
技術支持:鄭州擎天科技